關於世界音樂節@臺灣

楊錦聰

2018世界音樂節@臺灣●召集人

風潮音樂●創辦人

“人們來到這裡,不只為了音樂,
也為了相聚同歡,為了那份珍貴的幸福感。”

1997年夏天,我特地飛到英國參加Reading Festival,這個從1989年開始的世界音樂節,徹底挑起了我的音樂節之夢。數百頂帳篷佈滿草地,年輕人成群結隊前來紮營,全力衝刺三天的演出活動。草地上坐滿不同年齡層的人,大家一邊輕鬆欣賞音樂、一邊享受著夏日滋味。

我看到,一個小男孩坐在父親的肩膀上,有說有笑地轉換場地看演出。我看到,人群從某頂帳篷爆滿出來,熱情推擠著欣賞一個老人演出西塔琴,那是鼎鼎大名的印度音樂大師Ravi Shankar。

在那裡,音樂跨越了年齡、語言和疆界,成為微妙的觸媒劑,打動了許多人。人們來到這裡,不只為了音樂,也為了相聚同歡,為了那份珍貴的幸福感。
當時進入音樂產業十年的我心想…何時我們也能舉辦這樣的音樂節?

于蘇英

2018世界音樂節@臺灣●策展人

風潮音樂●企劃總監

“邊唱邊跳,搖擺你的快樂”

歷經2016至2017年「世界音樂節@臺灣」的輝煌與成長,很難想像轉眼間已邁入第三年。從第一年的摸索到第二年的修正,風潮音樂承辦的「世界音樂節@臺灣」,碰巧在風潮30周年慶的時刻,從1.0邁入2.0,在形式及內容上進入熟成期。

延續前兩年深獲好評的主體活動架構,2018除了兩個舞台演出、媒合會、國際講座、樂舞工作坊、上百攤市集及裝置藝術外,也維持去年備受好評的創新內容,例如Drum Circle鼓圈體驗、街頭藝人展演,並在服務品質上進行強化與升級,同時努力尋求演出團隊的多樣性。

備受矚目的地球舞台向來是音樂節的重要焦點,今年邀請的境外團隊有個共同特色:都來自遙遠的國度、來自具有豐富民俗色彩的地球彼端。

成軍40年、在世界音樂樂壇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匈牙利「Muzsikás音樂家合奏團」,是第一次來臺演出,他們的音樂早在90年代便透過專輯和電影進入臺灣,驚艷了那個時代的許多耳朵。好萊塢知名賣座電影「英倫情人」裡,那既蒼茫又淒美的吉普賽歌聲、宮崎駿動畫電影「回憶點點滴滴」帶有濃郁「我要去遠方」的配樂色彩,都來自Muzsikás。私心來說,這也是我從小聽到大的音樂,那濃郁的土地歌聲始終深深烙印腦中,於是今年就邀請來了…你懂的。

另一個地球彼端來自安地斯山脈國度厄瓜多爾,這是一個我們少有機會造訪的南美古國,音樂的穿透力卻非常巨大,老鷹之歌、火焰之舞、排簫…這些耳熟能詳的印加音樂,讓許多人對遙遠的安地斯充滿懷想,也撩起人們的旅行欲望。「SISAY西賽樂團」來自這充滿文化底蘊的國度,將帶來安地斯山的傳統音樂與當代創作,讓地球此端的我們,親自感受承襲父執輩音樂精神的第二代西賽,如何在傳統中創新。

來自以色列的中東新潮流樂團Yemen Blues,是本屆音樂節一大吸睛亮點。樂團靈魂人物暨主唱Ravid Kahalani,手持中東彈撥樂器Guembri與樂團成員融合搖滾、藍調、放克與古阿伯聖詠唱法的新音樂風格,吸引了無數追求創新表現的世界樂迷,並迅速成為全球音樂節搶手樂團,這也是Yemen Blues第一次在臺演出。

不只吉普賽民謠、印加音樂、中東新樂風,2018現場還有來自馬來西亞熱帶雨林的砂拉越樂舞、來自法國的雙烏德琴電音組合,以及最重要的臺灣演出團隊Matzka、陳永淘、泰武古謠傳唱、九天feat. DJ Code…等等,聚集了16組海內外團隊帶來精彩且與眾不同的演出。

自2017年開啟的樂舞工作坊深受大小朋友歡迎,今年活動主題是「邊唱邊跳,搖擺你的快樂」,因此身負重任的演出團隊將同時帶來四場有唱有跳的樂舞體驗,從熱帶雨林到安地斯山脈,從匈牙利民俗舞蹈到排灣族傳統舞,觀眾的體驗既國際又民俗。

在地球音樂的脈動中滾動自己的世界觀,是「世界音樂節@臺灣」想傳遞給所有朋友的理念。音樂是一座友善的橋樑,跨越了陸地與海洋,透過耳朵與身體串起世界的情感、情懷與情調,在地球屋頂下,音樂是最真誠的朋友。

2018的世界音樂節,同樣在草香、微風與音樂聲中迎接大家的到來,在唱跳之中,搖擺我們的快樂。